社会文化

社会文化
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北京东方在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谍战剧


发布日期:2021-08-11 12:52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血刃》是北京东方在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谍战剧。由赵青执导,于震姜寒何琳庹宗华等主演。

  该剧讲述的是为了抓出潜伏进红军内部的特务而与敌人展开一场特殊战斗的故事。该剧于2013年8月28日在BTV影视频道首播。

  1933年,40万大军围剿中央苏区,苏区危在旦夕。红军第三军团独立团团长令长丰

  受命到兵工厂任党代表,率领手下加班加点生产出了为粉碎敌人“狼牙”计划所需的弹药。不料,弹药被埋伏在兵工厂内部的特务钟韶彩破坏,令长丰只好另辟蹊径,用“草船借箭”法从敌人手中重新搞到了弹药。

  欲偷袭兵工厂,为了不让令猜到自己的真实意图,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先在苏区大搞破坏行动。令长丰针锋相对,深入敌后,端掉了白军五个联络站。周见白后院起火,首尾难顾,只好回撤,偷袭兵工厂的计划流产了。

  为进一步粉碎敌人围剿苏区的阴谋,令长丰和兵工厂的技术人员一起开始研制烈性炸药。没想到中央特科从南昌策反的军工专家房圣凯也是敌人刻意安放在兵工厂的特务,研制过程中他处处挚肘,但最终房被令长丰的侠肝义胆,高风亮节打动,关键时刻倒戈,使永懂浆烈性炸药研制成功,为红军突破敌军重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不惜一切代价将烈性炸药破坏掉。钟韶彩执行任务时被令长丰抓获,令长丰感叹她花一样的年纪,不忍看其零落成泥。钟韶彩在继续忠于自己的信仰还是放纵自己的情感两极间挣扎摇摆,才套元糠最终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向周见白传递了假情报。

  周见白发现上当,大怒,率兵追来,在摩天岭与正在那里铺设炸药准府捉茅备掩护红军大部队突围的令长丰部相遇,战斗中,钟韶彩按下了炸药的起爆机关,由蛹化蝶,完成了美丽的嬗变,也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提前为中央苏区在这次反围剿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奏响了庆功的礼炮。

  1933年,40万大军围剿中央苏区,苏区危在旦夕。红三军团独立团团长令长丰率全团和国军展开阵地战,等国军靠近时令长丰命全团将枪的标尺调整至100米,他们的任务是掩护大部队向白沙河以南撤退,要阻击对方一个小时的时间,国军进攻受阻。国军南昌行营别动总队情报组长周见白不同意沈团长撤退,他了解对面阵地上的火力部署。沈团长在周见白的建议下组织第二次冲锋,令长丰命人将标尺调整到120米,目的是要打对方一个出奇不意,令长丰发现弹药不足,但还是全力还击。沈团长向杨主任请示后得到撤退命令,但周见白用枪指住他并再三威胁,沈团长因不听他的劝告被周见白一枪击毙,周见白接管部队后命令全力进攻。国军发现后山运送弹药的部队后周见白命人故意放过他们,这是周见白早已谋划好的。令长丰接到弹药补给,周见白命人发起总攻,令长丰命全体将标尺调到80米,但开枪时发现都是哑弹,换子弹还是不响,扔出去的手榴弹也没响,令长丰见况率全团向敌军发起反冲锋,一场血刃战就此展开,周见白命所有的预备队全部出击,杨主任命他们马上撤回,但周见白没执行命令,保是在战斗结束后不必打扫战场,令长丰的战斗中被打晕过去。国军为庆祝吉安大捷而举办宴会,杨永昌被嘉奖,周见白心情不悦,我党地下工作者肖恩启也在宴会上,肖恩启故意接近周见白,杨永昌给周见白敬酒时被拒绝,肖恩启向他说起最信任的人已被安插在共军的兵工厂里。狗娃送完人回来后从战场上找到幸存的令长丰后得知真相,令长丰带人去兵工厂讨要说法。肖恩启从宴会上离开后和组织上取得联系,苏区兵工厂有特务潜伏的消息通过电报发出去。周见白听说令长丰还活着的消息后找杨永昌汇报,他想带一个加强连去张家湾。令长丰来到兵工厂将车间里的人全部带出,上前拼命的老龙被令长丰一脚踢出去。令长丰来到库房后发现有人换了标签,半成品被送到前线。令长丰开始调查弹药被换之事,进过库房的几人成为最大嫌疑人,询问之后况祖宜交待实情,钟韶彩成了重大嫌疑人,兵工厂厂长向令长丰说明钟韶彩的个人情况,钟韶彩坚持说她是清白的。

  钟韶彩被令长丰怀疑为特务,倍感委屈,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质疑,但令长丰坚信自己的判断。就在这时,周见白带队包围了兵工厂,形势突变,令长丰仓皇应战。战斗中,钟韶彩为救令长丰,被周见白俘虏。周见白提出要用钟韶彩与他的人交换,令长丰被迫同意。一个名叫况祖宜的站了出来,钟韶彩的特务嫌疑被解除了。在交换的一刻,令长丰想起牺牲的战友,怒火冲天,一枪击毙了况祖宜。周见白大怒,双方激战,这时红军救援部队赶到,周见白见目的已经达到,并不恋战,率兵撤退。红军军团长曾万魁向令长丰下达了委派他担任兵工厂党代表的命令,令长丰起初很不情愿。但当首长向他陈明利害,他接下了这个重任。杨永昌研制了一个最新针对苏区的围剿计划,取名“狼牙”,核心内容是率精锐部队突入苏区后方,切断两个主力红军间的联系,分割围歼。肖恩启将计划详情送至曾万魁处,曾万魁命令令长丰八天内造五万发子弹,五千颗手榴弹。令长丰感到为难,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肖恩启发来情报,敌运送弹药的车辆由吉安军火仓库装车,运往敌六十师驻地,这条路线几乎就挨着苏区边缘。曾万魁当即制订了一个虎口拔牙、从敌人手中夺取弹药的周密计划。他派一支尖刀部队在山里待命,准备将敌人运往前线的弹药车抢过来。此时在兵工厂,工人们加紧生产,令长丰突然听到钟韶彩在唱家乡的山歌,倍感亲切,他问钟韶彩知不知道家乡有个唱山歌四乡八寨都闻名的甜妹子,钟韶彩摇头说不知道,但当她听说甜妹子是令长丰妹妹时,动起了心眼。

  为粉碎敌狼牙计划,兵工厂加班加点地生产弹药。令长丰和军区保卫部特派调查员毕泰一起,在厂里设下严密防线,免得敌人再搞破坏。与此同时,敌运送弹药的车辆在周见白的押送下已经启程,我地下交通站刚把这一情报发往军团部,杨永昌弟弟杨永兴率领的敌技侦部门的特务们就出现在门口,搏斗中,我地下交通站战士们壮烈牺牲。由于地下交通站被毁,周见白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用了迷惑战术,我设伏在山中的尖刀部队没能抢到任何弹药。曾万魁孤注一掷,通知令长丰赶紧将兵工厂生产的弹药送到前线。令长丰接到命令,却不知该如何办才好,原来,就在弹药临运走的前一夜,特务来了,他们采取调虎离山计,支开了毕泰和令长丰,引爆了仓库,十多天的心血就这样化为了泡影。令长丰正发愁如何交差,狗娃来报,在另一条山谷里发现了敌运送弹药的部队。令长丰喜出望外,组织兵工厂所有能战斗的人马,前去截持敌人。他们来到敌人必经的山道,靠机智和勇敢震慑住了敌人,眼看弹药就要落入我军手中,不料,敌人的援兵到了。

  关键时刻,曾万魁派出去的一支侦察敌弹药下落的部队赶到,解了令长丰的围。红军有了弹药,立刻变被动为主动,敌“狼牙”计划失败了。令长丰开始深挖潜伏在兵工厂的敌人。他从一枚遗留在打斗现场的带有油花的铜币上得到线索,将目标锁定在兵工厂的厨子身上。特务老白头见势不好,先下手为强,暗地在令长丰的住处做了手脚。狗娃娘来兵工厂看儿子,刚进令长丰的屋就被炸身亡,令长丰悲痛万分,决心抓住特务为狗娃娘报仇。他让人故意放风,说军团部抓获了一个姓房的白军兵工专家,刚刚送到兵工厂。老白头果然上当,当晚,他到“房专家”所在的屋子行凶,落入早有准备的令长丰手中。遗憾的是,令长丰没能从他口中套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厂长刘久万和狗娃去白区采购制造弹药的原料,周见白听说后,放长线钓大鱼,派出许多特务跟踪他们,妄图挖出我地下交通组织。刘久万和狗娃危机四伏,暗中保护他们的地下党员洪南功夫出众,将跟踪他们的特务逐个消灭,刘久万、狗娃他们跟地下交通站顺利地接上了头。我军攻打响泉镇,一直躲在交通站深藏不出的狗娃一时大意,暴露了目标,和刘久万一起落入了周见白手中。周见白审问二人,两人却佯装糊涂,一句真线集

  周见白用尽威胁手段,刘久万和狗娃只好佯装答应带他去找地下党接头人,行至响泉镇附近河上,正与四处寻找二人的红军相遇,周见白见势不好,忙将二人按入水中,有惊无险,躲过一劫。周见白决定分头行动,一路带狗娃走水路,一路带刘久万走旱路,目的地都是桑坪镇。结果,走水路的敌人被早已埋伏在这里守株待兔的令长丰等发现,狗娃获救,走旱路的刘久万依旧落在敌人手中。潜伏在敌人内部的肖恩启巧妙地将兵工厂所需硫磺交到毕泰手中,解决了兵工厂下一步生产的大难题。令长丰则带龙成昌单刀赴会,前往刘久万可能被扣押的桑坪镇陈家大院。周见白做好一切部署,准备将令长丰葬送此地,却不知令长丰和龙成昌在半路上就抓到了一个俘虏,将他的意图摸了个一清二楚。他们化妆成饭店伙计大摇大摆地进了陈家大院,看清了大院的布局,又马上离开,醒过味来的周见白带着人马追了出来,却没想到令长丰和龙成昌趁陈家大院空虚,又杀了个回马枪。周见白深感自己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他故意放走所有的特务,造成陈家大院只有他和另外一人的假象,想让令长丰上钩。

  令长丰独闯陈家大院,与周的部队展开混战。周见白的设伏几乎将令长丰置于死地,幸亏龙成昌在外面左右开弓牵制敌人,令长丰这才死里逃生。见令长丰舍命救刘久万,周见白明白了刘不是个一般人物,他决心利用刘久万破坏掉我地下交通线,于是虚张声势,佯称晚上要枪毙刘久万,暗地在刑场四周布下层层罗网,等着令长丰上钩。龙成昌急着要去救刘久万,令长丰却认为周见白枪毙刘久万是假,会派人抢在他们来之前把刘押回桑坪镇指认联络站是真,于是决定在麻栗坡等候。果然,他们在这里与押送刘久万的敌人相遇,一番不大不小的激战之后,刘久万获救。周见白屡战屡败,招致上司杨永昌不满,周见白想将功补过,主动请缨,建议派兵攻打兵工厂,除掉令长丰,杨永昌同意了这个方案。狗娃淘气,砸坏了钟韶彩房间的镜子,令长丰专门去了趟镇上,买了个镜子给钟韶彩,就在这细枝末节和不经意间,两人内心深处爱的种子发芽了,肖恩启利诱周见白,获得了兵工厂还潜伏着一个代号叫“王参”的特务的情报,马上通过地下交通站将此情报及时传达给了兵工厂。令长丰等人立即行动起来,严密监视,不久,有消息传来,在厂区外西面,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采药人。

  特务将从王参那里得到的情报传给周见白,周见白明白若想突袭兵工厂,必须先除掉兵工厂外围的暗哨。为了转移令长丰的视线,不让他猜到自己的真实目的,他首先展开了针对苏区的一系列破坏行动,他炸毁学堂、工厂、民房,甚至打到了军团部大院。一时间,苏区硝烟四起,枪声不断,人心惶惶。为了破坏敌人的行动,肖恩启想到了让敌人后院起火、首尾难顾的计划,他把白军五个联络站的具体情况通报给曾万魁,希望令长丰率领队伍去端掉之。令长丰领命后,来到第一个联络站所在的东坪村,勘察好地形后即准备战斗,不料周见白在此早已设伏,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生死大战随即拉开了序幕。

  特务李七在东坪村的院子里埋好了炸药,躲在暗处,一旦令长丰进院,他会靠一枪远射射中机关,引爆炸弹。周见白将一切部署停当,就等着令长丰上钩了。而令长丰这里同样做好了准备,神枪手狗娃是他的杀手锏。战斗打响后,双方各有死伤,一度红军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狗娃心急如焚,却又坚守着令长丰给他的命令:除非特务中那个神枪手露面,否则一枪不发。果然,当李七刚想击中那个引爆炸药的机关时,狗娃提前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于是乎,就这一枪,周见白再次败北。令长丰乘胜追击,兵分三路,要一举打掉已经掌握的另外三个特务联络站,不甘失败的周见白判断令长丰可能会因胜利冲昏头脑,定下三条连环计,决心除掉令长丰,达到捣毁兵工厂的最终目的。

  令长丰料事如神,提前部署了兵力,重创来犯之敌,还从俘虏口中得知敌下一个袭击目标是兵工厂所在的杨梅镇,令长丰和龙成昌飞跑着回兵工厂报信,却不知自己已经中了周见白连环计之第一计。周见白的手下阿呆等正埋伏在他们必经的半道上,令长丰和龙成昌陷入险境,关键时刻狗娃及五个侦察兵赶到,赶跑了阿呆。周见白第一计没起到作用。此时在兵工厂,战斗已经打响,周见白一边率领手下冲锋,一边在令长丰来的道路上再次埋伏下重兵,不料,令长丰抄小道回到兵工厂指挥战斗,周见白的第二计又失败了。回到兵工厂的令长丰重点加强了对仓库的保护,战斗中一个人将枪的准星对准了他,这个人竟然是钟韶彩。她刚要开枪,旁边响起大部队到来的冲锋号,只好掉转了枪口。援兵的及时到来,使周见白计划的第三步也成为泡影,还元气大伤。兵工厂生产再次步入正规,令长丰接到研制烈性火药的任务,然而以目前厂里的技术现状,难以完成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众人正在发愁,有情报说中央特科从南昌成功策反了一个名叫房圣凯的军工专家,令长丰大喜过望,决定亲自前往吉安去接他。

  狗娃一见房圣凯,二话不说冲他就是一枪,原来,他在战场上见过房圣凯给白军效力,怀疑此人是假投诚。毕泰以前搞肃反出身,对谁都带着一副审视的眼光,对房圣凯也不例外,他派狗娃跟房圣凯同住,表面上是照顾他的生活,实际是为了监视。房圣凯对此毫不在意,香港正版通天报彩图。他轻而易举地分析出了上次弹药成臭蛋、哑子儿的原因,令长丰等茅塞顿开,兵工厂如虎添翼。兵工厂文化教员唐尧来找毕泰,谈了自己对钟韶彩的怀疑,说上次敌人袭击兵工厂,钟韶彩看似在向院子里瞄准,可枪口指的方向却是党代表。毕泰立刻带人去抓钟韶彩,发现她和特务阿呆在交换情报。盘问中,早有准备的钟韶彩谎称自己找阿呆是为了打听令长丰妹妹的下落,所谓的情报是她好不容易打听到的令长丰妹妹坟墓的照片。令长丰听说此事后,很感激钟韶彩,钟韶彩趁机认令长丰做了哥哥,令长丰对钟韶彩的感情又有所递进。这天,房圣凯刚回到自己的住所,就在床铺里发现了一张自己与“家人”的合影。他大吃一惊,知道这是有人在威胁他和他的家人,思来想去,决定趁夜深人静,来个不辞而别。房圣凯逃亡路上,不慎踩上了一个猎人捕猎的铁夹。一直在后面跟踪他的狗娃将他救了回来。众人纷纷质问房圣凯为何要走,房圣凯先是低声不语,后又说要见最高的长官。军团长曾万魁答应了房圣凯回南昌的请求,考虑到房圣凯的安全,派人通知我内线沿途秘密护送。

  房圣凯在回南昌的路上被化妆成国军的洪南“劫”走,落到了肖恩启手中。周见白半路上设下埋伏,要杀了肖恩启的手下,将房圣凯从“中央党部”抢回到自己手中。肖恩启一边派洪南将房的“家人”妥善地保护起来,一边通知令长丰在周见白转移房圣凯时将他“劫”回苏区。同时,听说“家人”被妥善安置,房圣凯下定了跟着的“决心”,跟着令长丰回了兵工厂。房圣凯告诉令长丰:要想制造烈性炸药,必须得有甘油作原料。可兵工厂目前造不出甘油,只能去南昌肥皂厂买。秦放主动请缨,刘久万不放心,决定和他一起去。周见白不甘心上次的失败,派人与钟韶彩秘密联络,让她在这几日的中午时分,设法让房圣凯离开自己的房间,钟韶彩照做。这天,一声巨响,房圣凯的房子被炸成了平地。钟韶彩以上山采草药为由,打算向周见白传递兵工厂有人搞甘油的情报,不料令长丰主动提出要跟她一起去。在山上,两人差一点被一只野猪“报销”,令长丰为保护钟韶彩负了伤,钟韶彩感动之余,第一次没有按时将情报发送出去,在南昌,秦放和刘久万事情办得异乎寻常地顺利。返程时,肖恩启隐藏身份化为生意人暗中保护,结果就碰上一次拦截,还是过路的白军敲诈钱财。秦放和刘久万既高兴又狐疑,不明白周见白这次为什么放松了警惕。

  周见白听说了共党采购甘油的事,很奇怪这次钟韶彩为什么没有及时传递情报,他立刻布置特务到隆源客栈去夺甘油,结果,特务们在这里与前来接应的令长丰和龙成昌撞上,一番打斗,特务们死的死伤的伤。甘油顺利地带回兵工厂,说起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觉着蹊跷,却又说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令长在房圣凯被炸成废墟的住房处捡到两个碎了的眼镜片。毕泰开始寻找镜片的主人,他从秦放这里取来一副眼镜,发现度数竟然和那个碎镜片的度数一样,他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令长丰,令长丰将信将疑。房圣凯这天正在房间休息,突然从窗外扔进一个来路不明的纸团,纸团上写着让他设法毁掉甘油的命令,还说已找到了替死鬼。房圣凯看罢纸条,拿一个腊鱼在甘油瓶子上抹了几下就出去了,等他回来,装甘油的瓶子已经粉碎,却不知是何人所为。甘油被毁,烈性炸药研制中断,刘久万和龙成昌只好再次前往南昌买甘油,毕泰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让刘久万把买好的甘油直接送到军团部去。无意间,令长丰向钟韶彩透露了这个消息。刘久万和龙成昌此次购买甘油,依旧如上次一样顺利,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正一步步钻进周见白精心设置的圈套。毕泰在房圣凯房子鸡窝处发现了一根伸出的尖木头片,上面钩挂着不起眼的一小块布条。他大喜过望,觉着靠此顺藤摸瓜,定能让兵工厂潜伏的特务现形。上回甘油购买和运送太顺利,让肖恩启也起了疑心,他派洪南到南昌肥皂厂调查。洪南刚一进城,就被周见白的两个手下抓住了。

  肖恩启找到周见白,以洪南是自己的手下为由将其解救,两人议论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感觉疑点重重,但敌人的阴谋是什么,却一时半会琢磨不透。肖恩启决定先发制人,以上回周见白为抢功不惜假扮土匪屠戮同僚为由,逼周见白说出实情。周见白中招,告诉肖恩启原来房圣凯也是杨永昌手中的一枚棋子。肖恩启大吃一惊,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前往苏区送情报,途中被早就对他有所怀疑的毕泰逮捕。肖恩启无法向毕泰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毕泰押到了刑场。他看见了周见白的手下阿呆,忙用眼神向他求救,为了拖延时间,他编出一套谎话,说曾万魁能证明自己不是特务。毕泰不知是计,去向曾万魁询问,等意识到上当时,肖恩启已被周见白派来的人救走了。刘久万、龙成昌等带着新买的甘油去往军团部,途中与小股白军遭遇,适时赶到的“红军”和“游击队”赶跑了他们。刘久万和龙成昌暗自庆幸这次任务又很顺利,却不知运货的也好,“红军”和“游击队”也好,全是周见白的手下扮演的,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在我军的指挥中心制造一场大爆炸,再趁机展开一场大行动。

  毕泰带领部队在全镇搜捕逃跑的肖恩启,却不知肖恩启脱身后,和令长丰秘密地接上了头。肖恩启告诉令长丰敌人有可能要利用甘油炸军团部的消息,令长丰大惊,急忙到曾万魁处通报情况,因无确切证据,又不敢贸然行动,只得相机行事。很快,运送甘油的刘久万、龙成昌到了军团部,曾万魁亲自设宴款待远道而来的“地下党”的同志们。令长丰一边假意吃喝,一边关注着来人的细微动作。当来人以给曾万魁献礼物为由拧开一个水壶盖子时,他眼疾手快,一拳将其打倒,夺过水壶,众人这才发现那里面盛的不是美酒,而是冒着浓烟的硫酸。敌人的阴谋彻底失败,甘油也全都毫发无损地进了仓库。曾万魁在表扬令长丰机智勇敢的同时,也很想见见那位潜伏在敌人内部多次向我传递重要情报的肖恩启。但因肖正在设法弄清南昌行营调查科针对苏区的“铁犁”计划,两人抱憾没能见面。曾万魁让令长丰开枪为他送行。

  肖恩启临别之际,让令长丰从速打掉敌人的地下交通站包子铺。与此同时,毕泰也怀疑上了经常往兵工厂送包子的阿呆,两人一拍即合,将阿呆等特务铲除干净。周见白见势不妙,想让房圣凯撤离兵工厂,杨永昌却不同意,他让周见白想法设法打消共党对房圣凯的怀疑,希望他能像个钉子般牢牢地扎进共党阵营。房圣凯托病住进了医院,狗娃看护着他,这天,两人在街上闲逛,房圣凯进了一家卖拨郞鼓的杂货铺,与杨永昌的弟弟杨永兴接上了头。杨永兴向他下达了继续潜伏的命令,房圣凯只好答应。房圣凯逛街,引起了令长丰的怀疑,他意识到敌人又要采取行动了,加强了对仓库的防护。果然这天晚上有敌来袭,七个受过日本忍者训练的特务在仓库受阻后,转而去杀房圣凯。

  一番激烈的打斗过后,六个“忍者”被我方干掉,只剩下一个外号叫“地黄”的还在做垂死挣扎,龙成昌飞起一脚,结果了他的性命。战斗刚结束,狗娃又一次把枪口对准了房圣凯,他说激战中曾亲耳听到房对特务说他是自己人,毕泰将房圣凯关押起来。杨永昌再出主意,让周见白去杀了房圣凯“妻女”,以使共党更加相信房圣凯的忠诚。周见白有些犹豫,因为所谓房的妻女,其实全是李代桃僵,但大局在前,需要人做出牺牲,周见白也不得不做,无非将来多给死者家属一些抚恤金罢了。房圣凯“妻女”被杀的消息传到军部,军团长曾万魁十分震怒,他亲自到兵工厂向房圣凯负荆请罪。获得了众人信任的房圣凯干劲十足,提出兵工厂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少耐腐蚀的铅室,而造铅室的铅板只能到南昌郊外的国民政府炸药厂去取,这几乎又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令长丰向曾万魁汇报去南昌抢铅板的计划,曾万魁同意了他的主张,同时拿出一张照片给令长丰看,照片上中央军包围我苏区的三个师,突然都带上了筑路工具,不晓得又要搞什么阴谋。

  令长丰抢铅板的情报很快由“王参”传到周见白这里,周见白认为这是一个干掉令长丰的好机会,杨永昌同意,并希望这一次周见白再不要功亏一篑。周见白带手下来到炸药厂,将所有工人集中起来,不许回家。令长丰搞不到里面的布防情况,焦急万分。杨永昌的弟弟杨永兴是个刚愎自用的家伙,受其兄委派,此时也来到炸药厂协助周见白执行任务,肖恩启则被杨永昌支走,负责南昌城的外围警戒,这又给令长丰的行动增加了难度。但令长丰没有在意,他认为肖出局,正好可以放手大干,不怕投鼠忌器,还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令长丰抢了一辆白军的卡车,换上国军军服,开进炸药厂,侦察地形。周见白听说后,并不急着行动,相反,放长线钓大鱼,故意让令长丰找到铅板所在的地方,然后让手下弟兄做好准备,说令长丰晚上一定会来偷袭。

  令长丰却没有被周见白牵着鼻子走,他把行动的时间定在了次日早晨六点,那正是敌人交接班的时候,好钻空子,周见白也绝对想不到他会在这时候动手。另外,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想到了第二步,战斗打响,令长丰来到放铅板的地方,却发现铅板早被掉了包,换成了铁板,炸药厂也成了一个陷阱,幸亏杨永兴的队伍懈怠,令长丰才侥幸逃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肖恩启听说令长丰攻打炸药厂失败,暗地找商人走私铅板,并让洪南通知令长丰只需佯攻炸药厂即可,令长丰却不服输,一心要完成这艰巨的任务。深夜,令长丰潜入炸药厂,与厂里的地下党接上了头,并从他们口中得知了铅板所在的准确位置。紧接着刘久万和龙成昌等也进了炸药厂,他们干掉卫兵,直奔仓库,将炸药埋在了炸药厂墙下。与此同时,游击队在大门外展开佯攻,吸引敌人注意力,周见白却不为所动,无奈,游击队由佯攻改为强攻,周见白这才派出主力队伍。刘久万等趁机点燃炸药,将三米多高一米多厚的高墙炸开了一个十多米宽的缺口。众人在令长丰指引下,找到铅板,迅速钻入密林中,有不少英雄在这次行动中壮烈牺牲。

  周见白见铅板丢失,派兵穷追不舍,令长丰无奈,只好放弃铅板,撤回山中。肖恩启从上海搞到了铅板,利用令长丰等把敌人吸引在南昌的机会,将货运到了吉安。不料货主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曾万魁找来令长丰,让他把苏区铸币厂最新铸造的一批大洋送到货主手中。令长丰和龙成昌带大洋与货主见了面,货主却以苏区铸造的大洋太新,拿到白区只能十块换八块为由,说给的钱不够数。令长丰只好再回曾万魁处筹钱,曾万魁很是为难。令长丰想到了把大洋做旧的办法,和龙成昌一起回到了兵工厂。这段时间,秦放一直在刻苦钻研铅板的代替方法,钟韶彩决定除掉他,见令长丰和秦放等一起正在做旧大洋,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次日令长丰和龙成昌准备再次上路,却突然发现少了两块大洋,很快,这两块大洋在秦放身上发现了。一直怀疑秦放是特务的毕泰怒不可遏,二话不说将秦放来了个五花大绑。

  令长丰又一次与周见白的人狭路相逢,混战中,大洋落到了杨永兴手中。杨永兴将大洋送至杨永昌处,洪南听说后暗自高兴,原来他在这批大洋的底部安了爆炸装置,一旦起爆,极有可能结果杨永昌等人的性命。肖恩启听说后,认为这样做会打乱已有部署,急忙跑到杨永昌处,当着众人面将炸弹去除。杨永昌、杨永兴感激肖恩启救命之恩的同时,将此事归咎于周见白。周见白百口莫辨,对杨氏兄弟怨气重重。远在兵工厂的毕泰听说此次交易失败,认定是秦放从中作梗,一时冲动,要将秦放送到苏区锄奸科执法队,被刚刚回来的令长丰迎面拦住。令长丰和毕泰争执不休,钟韶彩劝秦放赶紧离开兵工厂,到南昌她叔叔家去躲一躲。秦放接受了这个建议。秦放逃亡途中慌不择路,一脚踏空,昏死过去,醒来后看见了一些半人高的大陶瓷缸,马上联想到这些陶缸可做铅板的替代品,他高兴地转身往兵工厂跑,跑着跑着又停下了脚步,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听说秦放跑了,兵工厂里乱了套,令长丰正欲派人去寻找,突然看见秦放一瘸一拐地又回来了。

  秦放一回来,就被毕泰五花大绑,脚上还拴了铁链,令长丰急忙制止,扶秦放去了宿舍。秦放把陶缸可替代铅板做铅室的发现告诉令长丰,令长丰大喜,让他保密,免得特务再搞破坏。为了稳住特务,令长丰只好再委屈秦放两天,他装模作样地和众人探讨秦放逃跑的原因,唐尧得出系有人煽动的结论,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人可能是钟韶彩。毕泰性急,又要派人去把钟韶彩抓来,被令长丰劝住。令长丰和龙成昌再赴白区,首要任务是把落在杨永兴手里的五千大洋夺回来。听说杨永兴好赌,令长丰决定在赌场上和他分个高低。杨永兴果然上当,五千大洋顺利回到令长丰手中,还多赚了四千多块。周见白与杨永昌的矛盾日趋加深,他向肖恩启提出把自己调走的请求,肖恩启审时度势,引着他去了解“铁犁计划”的内幕,周见白毫不设防,果然上钩。输了钱的杨永兴正在发愁怎么向杨永昌交待,令长丰和龙成昌笑咪咪地又站在了他面前。令长丰表示钱不钱的无所谓,只想交他这个朋友,故愿把赢来的赌资还回一半。杨永兴喜出望外,对令长丰让他掩护陶缸过境的事言听计从。刘久万等接到命令,率众到响泉镇码头接货,钟韶彩发现令长丰和杨永兴在一起,忙将情报传至周见白处。周见白抓住了杨家兄弟通敌的证据,又听说兵工厂已经提炼出了硝酸硫酸,下一步只怕就要制造烈性炸药了,忙通知钟韶彩让房圣凯连夜撤离。狡滑的周见白设计了一明一暗两条接应路线,在黄花沟果然和押着房圣凯回兵工厂的狗娃、林青等相遇,一场激战过后,狗娃摔下山崖,林青壮烈牺牲,房圣凯回到了敌人队伍中。

  周见白要带房圣凯回吉安,肖恩启以房若落到杨家兄弟手中对周不利为由,将房暂时安置在附近驻军于团长处。洪南迅速将此情报通报给曾万魁,曾万魁找来令长丰,命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把房圣凯从敌人手中夺回来,还说,要像诸葛亮七擒孟获般感化他。令长丰得令,当晚带龙成昌深入虎穴进行侦察,周见白虽然发现了他,仍按兵不动,暗地里作出精密部署,准备打一大胜仗,一雪之前的耻辱。正在研究做战计划的令长丰突然接到了敌人大部人马离开团部的报告,虽然怀疑其中有诈,令长丰还是决定当即采取行动。他派一队人马佯攻敌人的弹药库,以造成游击队乘敌人兵力减少时占便宜的错觉,目的是调虎离山。对令长丰的计谋心知肚明的周见白不但没上当,还想出了一个既能保护房圣凯,又能保住弹药库的两全之策。游击队猛烈攻打弹药库,敌招架不住,急叫援兵,周见白派出守卫团部的人马前去增援,龙成昌以为敌人中计,令长丰却断定周见白在团部还藏有人马,让他不要贸然采取行动。果然被令长丰说中,这股人马在另一股游击队攻打团部时暴露。游击队戴教导员遵照令长丰指示,并不恋战,边打边撤,将敌人吸引出团部。令长丰和龙成昌趁机劫下房圣凯,不料,刚出门,又碰上了周见白早已埋伏好的另一支队伍。周见白满以为此次胜券在握,不料,令长丰也早有准备,神枪手狗娃埋伏在离此处不远的地方,一枪击中了一个白军中尉的眉心,怕死的周见白终于服软,乖乖地给令长丰、房圣凯等让开了一条道。

  本以为此次战斗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的令长丰刚在黄花山与游击队会合,就见周见白的队伍又追踪而至,他们和先前离开团部的那股大队人马一起,把游击队的营地来了个层层包围,周见白率部向令长丰和游击队展开了猛攻,令长丰无奈只好采取调包计迷惑敌人,他和房圣凯狗娃等换上游击队的衣服,让游击队长等人装扮成自己,伺机突围。此招虽然奏效,但激战中房圣凯趁乱逃回了敌人阵营,令长丰不甘心失败,杀个回马枪,趁周见白等饮酒庆功之际,再次将房圣凯抢回。杨永昌大怒,关周见白禁闭,让他好好反省。毕泰当着钟韶彩和候先树的面判了房圣凯死刑并“立即执行”,钟韶彩和候先树不知是计,信以为真,当了令长丰和毕泰的传声筒,将此情报汇报到杨永昌处。

  早就对房夫人垂涎三尺的杨永兴听说房圣凯死了,兽性大发,强奸了房夫人。与此同时,军团长曾万魁与房圣凯谈心,房圣凯说出了心里话,他之所以死心踏地地效忠白军,乃因妻子落在杨永昌手里。令长丰当即表示,要把房夫人从敌人虎口里救出来,除去房圣凯的后顾之忧。肖恩启来到房夫人住处,狠狠地教训了正在蹂躏房夫人的杨永兴,并借机将正关禁闭的周见白放了出来,周见白感激涕零,告诉肖恩启铁犁计划的实质不在碉堡战术,而是拉拢广东军阀,堵死红军南撤的后路,为此杨永昌竟然送给广东军阀余长官一头金牛。恩威并施之下,广东军阀果然改弦更张,把之前曾万魁送的金猴又送了回来。

  肖恩启将房夫人救出敌营,送至兵工厂与房圣凯见面,羞愧难当的房夫人在控诉了杨永兴的罪恶后跳崖自尽,房圣凯内心受到极大震动,从此弃暗投明,跟定了。候先树向周见白报告,兵工厂已经制造出硫酸,使用的正是杨永兴送上门的陶瓷缸。周见白气极,向杨永昌讨要“说法”。杨永昌口上说着一经查实定严惩不怠的话,暗地却指使杨永兴尽快杀人灭口,毁灭证据。杨永兴正在为难之机,肖恩启告诉他已替他除去候先树的消息,杨永兴大喜,再见周见白,就变得底气十足,反诬周见白栽赃陷害,血口喷人。周见白深感自己处在一个你倾我轧的大染缸中,信仰发生了动摇。

  由于“王参”也知晓杨永兴卖陶瓷缸给一事,杨永兴找到肖恩启,希望借洪南一用,和他一起到苏区干掉“王参”,这正中肖恩启下怀,当即满口答应。房圣凯回到兵工厂后,黄色火药研究突飞猛进,这天,终于研制成功,也就在这时候,洪南将已被他点了穴的杨永兴给“带”来了,愤怒的房圣凯和杨永兴厮打,发现自己百无一用是书生,令长丰却鼓励他说书生有书生的力量,炸药就是证明。心满意足的房圣凯最终抱着杨永兴一同跳崖,既报了仇,也殉了情。

  敌军开始向苏区展开猛烈进攻,在后路已被堵死的情况下,红军军团部决定采用地下爆破战法来破白军的铁壁合围战略。周见白给钟韶彩写了一封信,传达了让她不惜一切毁掉我军炸药的命令,但言语悲怆,心态凄凉。和周见白一样对信仰开始动摇的钟韶彩最终将信撕了,并没有执行这个命令。爆破的时间就要到了,军团长曾万魁突然通知令长丰将本该送往地道的炸药运至一个叫摩天岭的地方。原来,启用了早年就埋设在广东军阀部队内部的一个“钉子”,他在自己的防区为红军开辟了一条后撤的通道,而令长丰他们的任务也就由“破路”变成了“断路”。在前往摩天岭的路上,负责监视钟韶彩的狗娃一时疏忽,钟韶彩趁机逃跑,不知所踪。广东军阀手下一参谋长发现了红军主力正在通过自己防区的情况,忙向杨永昌报告,肖恩启先发制人,开枪打死了他,自己也死在了敌人的枪口下。发现自己上当的杨永昌率兵追来,在摩天岭与正在那里铺设炸药准备断路的令长丰等相遇,双方展开了激战。战斗中,点燃烈性炸药,红军战士牺牲惨烈,最终毕泰英勇的冲下了山丘,用火油淋透自己的身体,用燃烧的身体点燃了烈性炸药。周见白部队被掩埋在巨石下,令长丰取得了拦截敌军最终的胜利。

  外形俊朗干练,在多年的战斗经历中磨练出成熟内敛、意志坚定、足智多谋、沉稳刚毅的性格气质,多次带队挫败敌军阴谋。强硬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柔软、宽容的心,对已然暴露身份的假投诚军工专家真诚相待、惺惺相惜,对漂亮女特务钟韶彩日久生情,在了解真相之后又不得不隐藏情丝,最终以大义将其折服感化,取得反间谍的最终胜利。

  美丽机灵,风情妩媚。她曾经只是一名单纯的女学生,在遇见特务头子周见白之后,她被秘密招入特务机关培训,接受正统的特务技能训练,其命运也从此被改写。严酷的特工训练之余,周见白对她的格外照顾,也让思想简单的钟绍彩十分感动和备觉温暖。后来,她被秘密送入辖区,在另一个特工的配合下,对兵工厂制造了很多毁灭性的破坏。直到朝夕相处中爱上了令长丰,渐渐被他身上光明、正义、执着的气质打动,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动摇。

  是我党地下工作者,与令长丰出演兵工厂的潜伏者。国军为了庆祝吉安大捷而举办宴会,国名党调查科头目周见白心情很不好。肖恩启也在宴会上,肖恩启故意接近周见白,向周见白说起最信任的人已被安插在共军的兵工厂里。肖恩启从宴会上离开后和组织取得联系。令长丰本为前线战斗人员,因一次战斗中弹药质量不过关,导致全军覆没,红军军团长向令长丰下达了委派他担任兵工厂党代表的命令,与我党打入敌军内部的战友肖恩启完美配合,和兵工厂的技术人员一起开始研制烈性炸药,为我军突破敌军重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终肖恩启为了完成任务,牺牲了生命。

  军工专家,留洋归国,没有政治主张,冷静而睿智,掌握着精湛的弹药制造技术的有识之士,虽为做事,但却对的仁德和主张更为认可。同时他还是一个对感情专一执着的人,对他的妻子更是疼爱呵护,但却用其妻威胁他,使他夹在国共两党之间进退两难。最终因妻子被迫害而强势爆发的他,终于用他脑中的智慧和致命的造弹技术而将仇人打败。

  令长丰的异姓兄弟,两人配合默契,齐心协力智斗军统特务。令长丰带领队伍冒险夺取敌人军事物资,却因情报泄露陷于危险之中。千钧一发之刻,狗娃及时赶以神乎其技的枪法扰乱敌人,接应部队撤离。兄长令长丰评价其为不可多得的猛士。兄弟二人,为保共区顺利生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硬是在虎口下,生生拔下敌人一颗牙,挫败骄奢特务头子周见白。

  3、为了表现女特工的风情万种,尽管是冬天,何琳在拍摄时着装唐装、旗袍,冻的瑟瑟发抖,敬付举脸上却要挂着柔媚的甜笑。

  6、王鑫在拍摄时为了保持镜头前人物的真实,坚持不用替身,在全身着火的情况下险些受伤。

  该剧把视角对准被荧屏忽视了匪朽戏的解放战争时期军工厂这一特殊战场,残酷、血腥的战争中不乏浓浓的温捉迁情。这不仅仅是一部电视剧,它更是一部借演员之手,向观众展现解放时期敬忠职守坚守后防的普通技术人员英雄形象的故事。

  有别于一般的谍战片,该剧具有更强的冲击力和悬疑性,一面是围剿战牛订凝影争的浩大,一面是敌特战场的艰险,双向交织,让故事充满看点。该剧的人物塑造更加丰满,每一个人物都有着自己内心的挣扎和矛盾。